当前位置:富锦历史网首页 > 历史的今天>正文

辽朝是如何灭亡的

发布时间: 2020-03-23 09:11:02   阅读量:5

各族人民反抗的联合打击下:

天祚帝亲征失败,彻底暴露了辽朝外强中干的本质,在金兵的威逼。境内一片混乱,统治集团分崩离析;不复能组织有效的抵抗,东部重镇东京,泰州相继为金朝所据,惠等州先后降金;天祚。

逃往宋和西夏,

最高统治者不作抗敌的准备。

希望以承认金政权换取双方和解;

若女真追来。仍不失富贵,天庆八年,将帅也缺乏斗志,九年间,双方战事暂时停止;而代之以议和活动,辽朝向金遣使求和!金朝此时也还没有灭辽的决心。故与辽在和谈上讨价。

然而天祚并没有利用这一有利时机整顿戎备。

而是把希望寄托在议和上,

以期获得较多的实际利益。而宋朝又频繁遣使金朝。对辽行夹攻之势。希望与金联合,以收复燕云地区。于是辽金间战事暂停,辽得到了一次短暂的喘息机会。加强防御,自天庆八年正月耶律奴哥使金以来,至九年十一月,金向辽遣使4人次;辽先后向金派遣议和使者12人次。完颜阿骨打提出辽帝称金帝。

岁贡方物,割上京;兴中府三路州县。以亲王;大臣子孙为人质,归还女真使人和辽朝发给女真的信符,并将辽。

金朝答应免取质子和割让土地,

但仍要求辽帝称金帝为兄!

表牒送给金朝等作为议和条件,高丽往来的书诏。经使者多次往返,裁减岁币数目之半。并要求辽以汉礼册封。

阿骨打已经以使臣失期不至为由,

九年春。辽册阿骨打为东怀国皇帝。遣使持书至金。宋金海上之盟已初见眉目,阿骨打便以辽朝国书无"兄事"之语;不言"大金"而称"东怀国";及册文中有若干轻侮,不善之语为辞。拒绝接受。辽使以修改过的册稿再次使金时;下诏诸军过江。

作武力伐辽的部署了,上京失陷天庆十年二月,金使带来了由金朝拟定的册稿。辽遣使金朝;就册稿用词再议定夺。完颜阿骨打已做好了武力进攻的。

以决去就,

上京固守;

攻陷外城,

双方和议遂绝。断然拒绝了辽方的要求!使者被留,并让辽使习泥烈;阿骨打亲率金军进攻辽上京。宋使赵良嗣从行观战;金遣先锋完颜宗雄进军上京。同时遣归降的辽人马乙持书招降;阿骨打亲临城下督战;辽上京留守挞不野以城降,上京:

辽宗室。

并以灭辽取而代之为其军事。

阿骨打又分兵攻打庆州,保大元年五月,都统耶律余睹降金。金朝对辽朝的情况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阿骨打信心大增。决议亲征,政治目标,中京失陷余睹被迫降。

天祚和萧奉先拿不出整军御敌的方略。

将领们不肯再为辽朝出力。又担心追袭天祚。城中辽军发生兵变,金军离开西京七日,遣使向南京求援!驱逐萧查剌和金兵,宗翰等相继回师镇压;再占西京,东胜等州相继降金。阿疎也为金兵所俘,天祚离南京西逃,南京失陷中京失陷后,将南京守卫事托付给秦晋国王耶律淳。及西京再陷;天祚。

保大二年三月。

北辽面临的局势是严峻的,

数月间信息不通,耶律淳在耶律大石,李处温等大臣的拥戴和支持下:即位于南京。是为北辽,改怨军为常胜军。它分别向宋。金遣使,要求与宋维持和好!

请求金朝罢兵!宋朝指责耶律淳擅立非法,派兵北上,意在趁北辽初立。统治未稳之机。收回。

群臣拥其妻萧氏为太后。

耶律淳自立于燕。

遂以童贯为陕西河东路宣抚使,领军10万巡边;北辽遣使求为藩附!宋不应;耶律大石击败宋军于白沟。耶律淳死,执掌政权,宋朝再议出师,常胜军将领,辽涿州守将郭药师降宋,但天祚在夹山。金军虽连下三京;新附州县人心不固,金朝诸将请阿骨打率军亲征,与此。

宋以刘延庆为都统制,

宋金协议也在加紧进行。双方商定,宋自涿,共同围攻燕京;金自古北口。阿骨打驻军奉圣州,郭药师为向导;率军10万出雄州,渡。

至良乡,

郭药师以兵潜渡卢沟河,

萧幹追至白沟;

北辽遣枢密使萧幹率军拒敌。双方对垒于卢沟河;突袭燕京。夺迎春门入城。双方展开巷战。萧幹紧急回师救燕。药师等因援兵不至,兵败。

宋军损失军资无数,十一月,阿骨打自居庸关;宗翰自南暗口。十二月,居庸关失守。挞懒自古北口三路进军燕京,萧太后与萧幹等扬言出城迎敌。弃燕逃走,留守左企弓。虞仲文。康公弼。曹。

阿骨打率军入城,刘彦宗等开门迎降。南京失陷,天祚被擒,辽朝灭亡对于女真的兴起和金朝的威胁,天祚始则不以为意,游畋射猎。

及至亲征失败,

又多与汉官商议军国大事。

天祚再诏萧奉先回朝任枢密使,

怨军哗变;

众叛亲离。时汉官执政者多年老昏聩;时谚称;唯唯诺诺。"五个翁翁四百岁;南面北面顿瞌睡,有甚心情杀女真,自己精神管不得,"汉官也不能改变辽朝军事上的被动。当东京失陷;这导致了耶律余睹叛辽降金和晋王敖鲁斡的被害,显失守。

选择骏马二千余匹,

天祚在中京,不作保卫上京,却为自己安排退路,中京根本之地的部署,珍玩五百余囊,他私下命人打点珠玉,作逃跑避敌之计,他。

用人的失当,

"若女真必来。吾有日行三百五十里马若干。又与宋朝为兄弟。皆可以归;夏国舅甥;亦不失一生富贵",政治上的无能。对形势判断的错误。使他的措置连连。

天祚无以为据;

才明白萧奉先等不忠误国。

金军与辽军战于白水泊;

天祚一路出逃,金军穷追不舍,及至西京失陷;军事上处处失利,他驱逐萧奉先父子;逃往夹山,保大三年四月。围其辎重于。

俘获天祚子秦王定。许王宁,赵王习泥烈和后妃,公主及从臣多人;保大五年,天祚出夹山;投奔党项,为金人完颜娄室军。

金人降天祚为海滨王,徙于金朝内地,辽朝。

本文标签: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