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富锦历史网首页 > 世界史>正文

像周延儒那样揣测

发布时间: 2020-02-14 12:59:02   阅读量:3

就叫三元及第。

虽然不是极品的三元及第。

科举时代,在各省主持的乡试中获得第一名者称为解元,在礼部主持的会试中获得第一名者称为会元。在皇帝主持的殿试中获得第一名者称为状元;一个人如果一身而兼解元,会元和状元。这种三元及第的例子。在上千年的科举时代,总共不超过二十人,明代将近三百年间。仅有两位。当周延儒在中了会元之后又中状元时,但高中两元;也是一个了不起的。

更何况,周延儒连中两元时,才刚满二十岁,关于状元的风光,宋代学者尹沫曾经感叹说!收复被异族占领的幽州蓟州,哪怕是带领十万大军。把异族追杀到穷边大漠,凯旋而归;到太庙。

也比不上状元的荣耀风光,

如同两宋一样,

而且长相英俊,

明朝也是一个重文轻武的时代。他的看得见摸得着的远大前程,年方弱冠的状元,简直要嫉妒得发狂,周延儒中状元是在万历四十一年。不仅令天下读书人羡慕;这位状元不仅年轻,总之好事都让他占全了!他以翰林院修撰的职务进入职场;一路平稳而快速地升迁,等到崇祯即位后。由右中允到少詹事,他对这位周状元表现出了极大!

善于揣测圣意,

提拔做了礼部右侍郎。算是副部长级的高级官员了,史书上称周延儒"性警敏,善伺意指",就是说他有着敏锐的政治嗅觉,什么意思呢?在一个只需对上级。

不需对下级。更不需对平民百姓负责的体制内;这就是生存和升迁的不二法门,崇祯元年冬天;驻防锦州前线的士兵因缺少粮饷而哗变,督师袁崇焕连上奏章请求朝廷发饷!我们知道的一个历史事实是:而且极为吝啬。崇祯不仅。

哪怕这钱是用来保卫他们朱家的江山。花钱就像要他的命,当崇祯把这事拿到御前会议上商讨时,众大臣都认为应该立即发饷;以免变生肘腋。但周延儒警犬一样的政治嗅觉揣测出了崇祯的真实。

现在却成了防备我们自己的军队了。

"关门以前是用来防止敌人的。宁远的军队哗变,朝廷不得不发饷,现在锦州的军队哗变,恐怕今后各地的军队都要捡样子跟着干了,又不得不发饷,"崇祯一听他的说法与众不同,周延儒说:就问他那该怎么办?"现在事情紧急。不得不发,但应该寻求一个长久的!

"几天后;"粮饷莫过于粟米最佳,山海关一带并不缺粟米。军队为什么哗变?缺的是银子罢了,我看其中必定另有隐情,这很可能就是那些骄横的将领通过煽动士兵闹事来要挟袁。

大臣们推荐了十一个人,

名单上的十一个人一个也没用。

进入内阁,

古人罗雀掘鼠,也能军心不变嘛,"一席话说到了崇祯心坎上,崇祯龙颜大悦,从此对周延儒更加另眼相看?一年后;内阁需要新增一名大学士;崇祯最属意的周延儒却不在名单上,崇祯一怒之下:周延儒在崇祯的直接关怀下:成为一匹政坛黑马。他被任命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大半年后,首辅成基命。

升至首辅,

也就是事实上的首相;

内心特阴暗,

他对深受崇祯宠信的周延儒;

周延儒顺利接班,周延儒年仅三十六岁;走遍全世界。三十六岁而为大国总理。似也难找第二例;与周延儒相差仅四个月进入内阁的。是后来与周共同列入的温体仁;温体仁城府很深。明里谄媚附和,背地里却不断给周延儒挖坑设套。时刻打算取而。

周延儒竟然一无所知――看来。他的心思大多花在了崇祯身上,完全没注意到这个恭谦的同事正在磨刀霍霍,在温体仁挖了周延儒将近四年多的墙脚后,周延儒竟然还是没有意识到温的。

他还指望温体仁站出来为他说话,

当周的亲信李元功被治罪并将祸及他本人时;由于温的使坏。温体仁不可能站出来为他说话;除非是落井下石的坏话,当了四年多的首辅后,周延儒不得不引疾乞归――也就是申请病退,周延儒年轻时;与东林党关系。

但当他作主考官时,

后来因为攻击东林才子钱谦益而与东林党分道扬镳,东林党的重要分支或者说继承者――复社――的主要领袖人物张溥和马世奇等,都出自他的门下:周延儒在与温体仁的明争暗斗中失宠罢官。得到了东林党大部分人的同情和。

周延儒也做了些有益于社会的事,

比如免除战乱地区老百姓所欠粮税,

作为学生的张溥甚至多次给周延儒谋划,希望他有朝一日东山再起。一定要以东林党人为靠山,周延儒再次被崇祯起用。在乡居八年后,在首辅任上,复为首辅。周延儒主要干了两件事。二是终止温体仁施行的一系列政策。一是大量起用东林党人,客观:

允许受灾地区人民以夏麦代替漕粮,赦免戍罪以下的犯人,周延儒本身的才能似乎仅仅局限于读圣贤书?作八股文,对于日非的国事。对于经世。

更致命的是:

他完全没有一个总理应该具备的才干,再加上他做官的第一要义就是如何揣测圣意,如何保证自己的官帽,悠悠万事,惟此为大;周本人极为。

上行下效;投到他门下的一帮人如吴昌时等结党营私,只顾往自己口袋里捞钱,以至于攻击这位首相的奏章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但时日一久;尽管崇祯千方百计为周延儒开脱,"延儒颇不自。

入塞不过是为了掠夺人口和财物,

崇祯十六年,周延儒敏锐的政治嗅觉又让他捕捉到了一个自以为可以固宠的机会,清军迂回入关,一直侵略到山东境内。并几次逼近京师,崇祯极为焦虑,当时清军还没有和明朝争夺天下的意思,就在清军满载而归准备回东。

周延儒充分分析过形势。

周延儒主动向崇祯提出他愿带兵出京御敌;清军志在把人财物送回东北,必然无心恋战,只要把清军送出长城,崇祯对周延儒的主动请缨甚是高兴――首辅亲率军队深入一线作战!就可以坐得保卫京师的大功,有明一代,还不曾有过先例呢?周延儒率军出。

按他的如意算盘。反正清军早晚都要出塞,只要尾随在后拖延时日就行了,他每天只是和幕僚们饮酒作诗,周延儒把各路军队抓获的散兵游勇和一些平民百姓斩首,向崇祯汇报说与敌激战后斩获数百骑;已将清军驱逐到。

一年到头总是被失败的噩耗弄得心焦似火的崇祯接到周延儒的"捷报",大喜过望,一次又一次地给予嘉奖。晋升周为中极殿大学士犹感不够;进一步封为太师――此前大明二百多。

坚辞不受,

感动得一塌糊涂,

然而纸包不住火,

周延儒也感心虚。崇祯还以为他谦虚谨慎,言官们的弹劾奏疏很快送到崇祯手里。崇祯开始不大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锦衣卫的特务们终于把周延儒日日饮酒和杀良冒功的情况密报。

保定巡抚徐标进京晋见,

这么一次微不足道的胜利也是他亲信的重臣在糊弄,崇祯既怒且悲!他向崇祯报告沿路所见到的清军掠杀后的。

"臣自江淮来,

物力已尽,

鸡犬无音;

皇上如果没有人民,

没有土地了,

"崇祯听了,

一路经行数千里;被攻陷过的城市荡然一空,即便没有攻陷过的城市;也仅存四壁城墙,蹂躏无余;蓬蒿满路,路上竟然没有见到过一个耕田的人,如何还能达到天下大治呢?"都是诸臣不实心任事,流着眼泪说:才弄到这步田地呀!"对周延儒的公然。

不过还算是给足了面子,

周延儒被特务从家乡押到京城。

崇祯下令将其罢免。不仅让他享用公家的驿传,还赏了上百金的路费,但几个月后,当孙传庭在潼关进剿李自军兵败身亡,引发了周延儒的政敌们对周的又一轮攻击――虽说孙的败亡与周没有直接关系,但急火攻心的崇祯太需要一个发泄目标,周延儒恰到好处地充当了这一目标!当年十一月;关押在一座古。

十二月初五深夜,崇祯下令周延儒自裁,奉旨执行的太监刚念完"自裁"二字,吓糊涂了的周延儒竟转身想跑,但哪里跑得掉呢?太监们强行把周延儒吊在房梁上,气绝后两个。

钉进他的脑袋,

太监们怕他死而复生,周的身体还是温热的?就找来几枚又粗又长的铁钉。一代首辅就以这种极不体面的方式结束了生命;这个故事。

如同千变万化的变形金刚,

再聪明的近臣也没法一如既往地准确揣测圣意,就像最优秀的气象学家也没法完全准确地预测风霜雨雪一样。因为圣意高难问,善于揣测圣意可能会带来一时的好处!却不可能带来一世的!

专制政体下:

也不见得就能笑到最后。

崇祯又和大臣商量此事,

哪怕当个一心一意媚上固宠的奸臣;清军真的一路扬长而去。只有张居正一人获此。

本文标签: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