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富锦历史网首页 > 世界史>正文

杀叛尘封档案

发布时间: 2020-02-15 04:13:02   阅读量:4

中国临时行动委员会中央总干事邓演达先生,

1931年8月19日,中国著名左派人士,黄埔军校教育长。在上海临时委员会干部训练班讲课时突然遭到公共租界巡捕房捕探的袭击,不幸被捕;宋庆龄等著名爱国人士。黄埔系众多将领等纷纷致电蒋介石进行。

举国震惊,

午夜时分,

于同年11月29日。但蒋氏一意孤行,下令将邓演达秘密杀害于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消息传出;邓演达亲手创办的中国临时行动委员会人士更是悲愤填膺?复仇之剑愤怒出鞘,直指出卖邓演达烈士的叛徒11932年3月20日,中国著名瓷都江西景。

冷风瑟瑟;大雨如注;空旷无人,城区北侧靠近城门处的德阳街上,由于电力供应不足。四周惟有豆粒大的雨点砸落下来的单调的"刷刷"声响,路灯光显得昏黄幽暗。风雨之中,一辆三轮车从城中心方向缓缓驶来。车夫重重地喘着粗气,将车停在小。

客人理也不理车夫。

慢条斯里地下了车;

"天空中一阵巨响;

回身想要扶车上的客人下车。径自掀开遮雨篷布,打开了一把绿骨红纸的油纸伞,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两只眼睛猝然睁大。警惕地环视着四周,一道霹雳划过天际,路边的路灯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似的?几乎是在同时;闪了一闪熄。

天空中又是一道闪光,

客人猛的跳离原地蹿向小巷,就在他的身体快要进入小巷之际。"轰",一声枪响和着雷鸣同时响起,客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在头上砸了一下。

身体摇晃了一下便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

您怎么了?

指挥勘查,

他头上的那顶宽檐风帽骨碌碌地在泥水中转了几个圈,滚倒不动了,车夫惊恐地盯着尸体。"没有回音;"钟先生,只有不知情的雨滴还在冷漠地下着被车夫称为"钟先生"的男子的意外殒命迅速惊动了警察局。就连早已歇息的警察局头目也亲自从家中赶到。

黑白两道通吃,

此人之死何以引起轰动;那是因为他是景德镇赫赫有名的"坐地铁虎"丁旋璋的心腹,说起"坐地铁虎",景德镇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这个角色,这人是景德镇。

死者钟执虎系土匪出身。

许多警察都是他的弟子,

还是当地一贯道坛主。武艺高强,枪法百发百中,人称"赣北第一枪手";生性残暴,血债累累;多年作恶,投靠丁旋璋后,深受丁的。

钟的突然被杀对于丁意味着什么?

不难理解。

丁旋璋自然要替钟出头,

助纣为虐。担任保镖头目;是名副其实的头号帮凶,而只要他一开口;警察局自然要予以特别重视。警方的侦查遇上了难题。天降大雨;凶案现场没有留下脚印等。

雨夜之中能在30米外一枪就准确命中目标的凶手,

这是一个枪法不亚于死者"赣北第一枪手"的神枪手,

而且车夫说在案发时除了风雨声外也没有听见其他任何声音,没看见任何人影,这该怎么查?众警察正议论纷纷时,刑警头目方曦鼎下令对案发地点周边地区进行仔细搜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刑警顶着大雨在泥水地里折腾多时后;终于在离尸体约30米的地方发现了一枚手枪弹壳和一个揉作一团的"三五牌"空。

而景德镇当地没有"三五牌"香烟。可见得这个神枪手是从外地过来专门盯着钟执虎下手的,凶手为何要杀钟执虎呢?这是因为死者身上的财物如钱包。方曦鼎在检查过钟执虎的遗体后如是判断,由此可知凶手并不贪财,金表都没动过,再加上死者生前做过。

也不打伞,

结下的仇家不计其数,很有可能是出于复仇而干的;正当刑警打算收队返回时,一辆人力车缓缓而至,勘查很快就结束了;就这么径自向他们走来。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来人正是丁旋璋。丁旋璋冷目闪。

说兄弟们辛苦了,

执虎是本人弟兄。

拱了拱手。希望大家能尽快地把凶手逮住,以安我弟兄在天之灵。他让跟班送上一封大洋,说是给兄弟们买夜宵吃的。说丁爷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方曦鼎见状,多谢多谢,然后回身。

当时的景德镇,

马上全城搜查,面积并不大,好歹也要擒住刺客,但因为是著名的瓷器产地。所以旅馆,客栈比较多;此外能够过夜的地方还有澡堂?妓院和烟馆等,所以刑警们需要查找的地方也不少。一口气折腾了两个多钟头。可是却毫无收获。眼见得已经快搜遍全城所有目标了。一些刑警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做无。

但方曦鼎还是坚持要搜查到底?也算对丁旋璋有个交代;精疲力竭的刑警们站在了这家名叫"辰吉"的客栈前。在经过了大半夜的忙碌后;这也是全城最后一家未被搜过的目标了,方曦鼎面对着门口的灯笼。心头不知怎的忽地升起了一种莫名的。

收费不菲,

属于较高档次,

这儿有名堂,虽然规模不是很大;辰吉客栈位于景德镇城南土地庙边,但设施豪华;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星级宾馆了。住在这儿的客人都比较。

按说是不会有杀人凶手的,但方曦鼎的心中就是有些不踏实;他才跨进了大门,特别关照部下要小心留意后。账房先生听这班不速之客告知目。

忙不迭地表示愿意积极配合;

方曦鼎于是就让部下挨房察看盘诘。

让刑警特别留意靠近后院的几个房间,

方曦鼎首先仔细地翻看了旅客住宿登记簿。然后又询问茶役和账房先生有人深夜进出否,回答没有,方曦鼎心中有数;因为刺客如若真是下榻在这家客栈的,那么要想不惊动账房而悄然溜返,那就只有爬。

众刑警对此心领神会。自是仔细留意。方曦鼎在听到这个结果后,但一一查下来却毫无疑点;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了,难道这儿真的没有什么?是自己太过敏感?

心里不禁一动,

好像不大可能,他决定亲自带领警探们再一次进行搜查,当方曦鼎跨进后院最靠西面的那个房间时。他敏锐的双眼突然瞄到后窗口桌边的地面上残留着一摊水迹;刺客返回时必然淋得浑身湿透,案子发生时大雨倾盆。爬窗而入时难免要遗留。

两人十分镇定地回答说是上海来的瓷器商人;

湿衣服可以处理掉,但地面上的水迹一时却是无法消除的,方曦鼎紧紧地盯着两人的脸询问他们的来历,怀疑的眼光向房中两位三十来岁的客人射去;方曦鼎不露声色地又盘问瓷器的品种与市场。

这个房间几乎是被翻了个底朝天,

还是紧紧地盯着他们,

方曦鼎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两人还是对答如流?同时仔细地观察两人的表情,突然一挥手下令手下的刑警进行搜查,但他们仍旧是一脸的坦然。毫无惊惶;不难想象。但毫无收获。方曦鼎似乎漫不经心地指着那摊水迹问?"二位,这是怎么一回事?"两位客人望着他;一脸的茫然。方曦鼎没有。

只要一倒水,

滴滴答答地滴到地上,

让那摊水迹又扩大了。

一位客人恍然,转身从床边拿出一个热水瓶,指了指热水瓶道:一倒水就会漏出来;"那是因为这个热水瓶有问题,"见方曦鼎仿佛有些不信的样子?他还特地拿了一只杯子做示范,热水瓶的底部就会漏出水来;果然如他。

带领手下离开了,

心下有些动摇,但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又略微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后。向两位客人点点头;如果方曦鼎要是知道真相的话。这位名探的肠子大概会悔出血来;2方曦鼎的分析没错,他的调查方式也没错。结论下得有问题,这起凶案并不是。

而是一次误杀,

刺客的枪口为何要对准他呢?

而是陈敬斋;

生长于景德镇,

也许他即使绞尽脑汁都想不到,辰吉客栈中的两位商人就是该案的作案者,只不过他们想杀的不是钟执虎,这个陈敬斋又是何方人士。陈敬斋;江西都昌人,1925年赴广州投考黄埔军校,先后在广州国民政府中央军事政治月刊编辑部和黄埔军校军医处。

从事地下工作,

1927年1月。江西省党部正式建立。陈敬斋担任工人部秘书,并加入中国,大革命失败后,在1928年5月经省党部执委兼工人部长王忱心介绍加入第三党,他。

陈敬斋思财起意。

但不久后就因其自由散漫,受不了组织纪律约束而被停职检查,蒋介石悬赏20万大洋缉拿邓演达;1931年7月。并于8月上旬。乘邓演达为训练班讲课之际勾结特务机关将其。

被高层仅用区区几千元就打发了,

化名"钟春岑"密告邓的行踪,因其已无利用价值,他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勾当?也不敢声张,灰溜溜地逃回了景德镇老家;邓演达牺牲后;宋庆龄秘密派人给临时行动委员会捎来一份。

他认为,

愚园坊这个地方从未暴露过,

这份密件是由一位革命志士冒死从监狱中带出来的,而就在此时;密件中有邓演达对此事发生原因的分析。来开会的人又是临时约集的;事先都不知道:捕探何以来得如此之快。而在场的只有一个人漏网。就是陈敬斋;临时行动委员会得知这一消。

立即对陈敬斋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分析,极为重视,最终确认陈敬斋是叛徒,并通过内线收集线索;决定对其严惩,他们立刻联系上了高岩与杨应龙,希望他们秘密制裁陈敬斋,天津人,系军人出身。百发百中。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神枪手,使得一手快枪。他为人仗义;性格。

且与委员会内部多名干部交好!杨应龙,上海民间义士,曾受人之托秘密制裁过数名恶霸,其为人具有强烈正义感;善于谋划,与高岩是多年挚友,高岩和杨应龙接受使命后。悄然来到景。

有一种下意识的防范心理。

一打听。却并无陈敬斋的任何信息,陈敬斋作贼心虚。故意使自己的平时行动显得没有规律可循。有时整天在外转悠,有时却数日不。

才发现家中没他这个人,而当有人登门拜访时,也没有人知道他上哪儿去了?杨的制裁行动造成了若干麻烦,这个内线名叫姜义雷,是棺材铺老板。只好动用临时行动委员会给他们的一个"在行动中遇到困难时可向其求助"的内线关。

姜义雷果然如约而至,

也是当地的帮会中人;据说具有相当的社会关系,姜义雷在知晓了高,杨两人的来意后,向两人要了他们现在住宿的地址,许诺第二天回答他们。第二天,带来了有关陈敬斋行踪的情报,但还不甘寂寞。陈确在景德镇。

原本他们以为只需掌握了具体时间,

最近看上了"定如意酒馆"老板的寡妹;经常在傍晚营业高峰过后悄悄前往喝酒,这样他可以逗留较长时间,以便和那个寡妇进行接触,杨自是大喜;当即前往酒馆踩点,可谁知在酒馆一打探。动手时就不会有什么纰?

帮会成员。

3高岩和杨应龙所料之事果然不错,

才发现这儿并不适合下手,原来这家酒馆的老板是一名退伍军官。交际圈广,在当地颇有势力,为人仗义,因此和各方朋友交好!每天晚上总有军警;当地的官员或者一些地痞流氓来照顾生意,顺便行动。顿时吓得惶惶不安,陈敬斋已从风衣上猜出自己才是被行刺目标。他想和警察局联系以寻求!

但又害怕自己叛卖邓演达之事被当地人得知后会不利于自己;他之前一直将此事保密。就是因为担心当地军警头目里有邓演达的老部下:到时会红着眼上门来寻仇,既然警察局这条路子走不通,那便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但这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住到警察局或者保安团内部去!陈敬斋只得退而求!

不得已,

马上悄悄托人物色房子,希望能买下靠近这地方的屋子。住到那儿去,但是很可惜!两处附近都没有空房,陈敬斋只能再退一步,在保安团柏团长家隔壁花了大价钱租了一间房。租到房。

并关照家人万一有人问起他的下落。陈敬斋马上单身搬了进去,就说他去广州了。一时不会返回,做完这些事后,他的心里才算踏实了点儿,高岩和杨应龙对于陈敬斋转移住所并不:

希望他再次帮助打听一下:

姜义雷满口答应。

经过陈敬斋家门口时假装在对面烟纸店买烟。

他们认为只需找到陈家住宅就可以了,于是两人找到姜义雷,没费多大工夫就把这事儿办成了,高岩于是便去打探。

正当他想向老板娘打听有关陈敬斋的情况时,

大声地叫陈敬斋出来盖章。

图章不知放在何处。

对面陈宅前突然来了个邮差,说是有他的汇款单。高岩暗自留意,见从陈宅里出来一个女人,嗓门很响地嚷嚷说陈敬斋到广州谋生去了,问邮差用其他人的图章代替可以吗?这下。

高岩一个激灵,

后者沉思片刻,

马上赶回了客栈。后来那个女人又说了些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了?回去后把情况对杨应龙一说:直觉地认为这事儿有问题,两人议了议;决定还是请姜义雷帮忙。

成了保安团柏团长的邻居,

杨应龙前往察看地形,

旁边坐落着一处破旧的院落,

不得不把它出租出去,

陈敬斋就住在这处院落的某一间房中。

通过警局朋友打听到。送风衣给钟执虎的陈敬斋。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变换住所,次日上午。保安团柏团长家位于一个十字路口边上;后来因为家道衰亡,这本是清朝一个官员的宅园,他的后人已无力。

杨应龙推开大门,

迈步而入,大门里面是一个院子,穿过院子是一些错落有致的屋子,估计陈敬斋就住在其中的某一间内。杨应龙在院里转了转。便上前,见有一小孩玩耍。故意打听这儿前两天是不是搬来了一个姓张的女老师,小孩摇头说没有。杨应龙做出一种诧异的表情。说你们这儿不是刚搬来一个人么?小孩回身指了指最靠近隔壁柏团长家的那间屋子;不过是一个叔叔,说这儿前天是刚搬来一。

心里对地形有了谱,

公馆大门和旁边陈敬斋下榻的那个院落大门都正对前街。

杨应龙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不是什么姓张的女老师?又在院子里绕了个圈避开陈敬斋住所去后院看了看,出到门外,又仔细观察了柏公馆,柏公馆大门内有一耳房,内有保镖,团丁日夜。

可以想象。

他们肯定会迅即作出反应,杨应龙离开现场时已是中午时分,如果隔壁院内发生枪案,见柏团长正好从团部回家用餐!七八个保镖前呼后拥,杨应龙心里一动,便快步前往。

小心地说柏团长回家吃饭了;

到了邮局后,自称是柏团长的朋友,饭后要休息到两点半过后才来团部上班,杨应龙装作很遗憾的样子。回到客栈后,杨应龙将上述情况告诉了高岩。两人据此密议行动方案,鉴于柏团长去团部时带走了全部保镖,只留两个团丁在公馆值守;枪声响后,所以这段时间是最适宜下手的,如那两个团丁不知好歹过来送死!那也只好成全他!

故决定就在次日上午行动,

高岩离开客栈。

得知柏团长已经去团部了,

陈敬斋因为担惊受怕;

次日上午9点,经过邮局时,于是两人放心前往。两人进了院落后,高岩则拔出左轮直扑陈敬斋的住处。天天晚上都。

高岩一脚踩在门槛上,

便低喝了一声。

总要捱到后半夜才勉强入睡,杨应龙站在院门内留意外面动静;正在漱洗。他才刚刚起床,见厨房内有一个家伙正在刷牙,"陈。

高岩撩手"啪"的就是一枪,

"陈敬斋闻声下意识地"嗯"了一声,转脸察看,几乎是同时;陈敬斋应声栽倒在地上,跟着从里屋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猝然间一声磔磔刺耳的尖叫令以为只有陈敬斋一人在这里的高岩蓦地一惊,疯子似的冲他扑来,高岩在侧身闪开的同时。头脑里掠过一个。

这是陈敬斋的姘头,外面倏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正待一脚踢上去时,他不禁一个激灵,这是怎么回事呢?说来这情况对高岩的行动颇有点不利,有一位来自赣州的客人去保安团部登门造访;是柏团长的老。

自有一份亲热,

这位客人;也是江西官场上一位颇兜得转的人物,两人见面,对方提出要去柏公馆品尝其夫人的。

急电家人速速准备;

柏团长自然不敢怠慢,说话间,那边柏团长已经带着贵客回公馆了;就在高岩冲陈敬斋下。

他们还没进门时。

保镖头目意识到不对头。

不等柏团长下令,

立刻往陈敬斋住所这边奔,

就听见隔壁院内传来了枪声和女人的尖叫声,马上吆喝着命手下保镖去现场查看,几个保镖急匆匆地往隔壁院门扑去,其中一位不知怎的还让手里的枪走了火,在院门内望风的杨应龙见势。

拐过屋角;

鸣枪吆喝着追了过来,

急叫快撤,一掌推开了还想朝他扑来的陈敬斋姘头,高岩便知发生了意外。退后两步回身正见杨应龙跑到跟前。拔腿就奔,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顺着院墙一阵急奔。保镖们发现情况不对。高岩飞起一脚踹开后门,两人出门,飞快地出了。

几个拐弯就不见了影子,拐上大街;高岩和杨应龙已经出了城门,安然撤退。直到这时,杨应龙才想到问一声,"成功了,"高岩点头,"高岩说他想过再补一枪,""没补一枪,但被意外扑出来的那个女人拖延了时间,所以没补成,他对于自己的枪法一向很自信,认为陈敬斋这回肯定已成枪下之。

委员会也已通过另外的途径获知陈敬斋确实已经遇刺身亡。

立刻就向临时行动委员会复命,高岩和杨应龙返回上海后。报告已经完成了任务,所有人都出了一口恶气;哪知才过了半年左右,得知消息后。有人竟然就在广州遇见了陈敬斋,众人皆是。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所以高岩没有机会补上一枪。

难道世上真有死后复活的实例,陈敬斋当时挨了一枪后不过受了些轻伤。但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即使不挨枪也会倒地装死,以此来懵过。

而当时因为那个女人的打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个姘头可称得上是陈敬斋的"救命恩人",陈敬斋不敢回景德镇。只能一直在两广地区转悠着混日子。直到抗战爆发才敢返回景德镇家乡。但最终还是未能逃过正义的。

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章伯钧,

1951年4月25日;

他虽然躲过了刺客的子弹,临时行动委员会改称中华民主解放行动委员会,邓演达牺牲几年后;1947年又改名为农工民主党。解放后;副主席彭泽民先后于1950年1月24日和2月1日,两次向公安部长罗瑞卿通报陈敬斋在景德镇的行踪,罗瑞卿电令江西省公安厅侦查陈的下落,并在景德镇将已改名为陈福林的陈敬斋逮捕归案,北京市军事法庭开庭判决陈敬斋。

这个可耻的叛徒,在作恶20年后,终未逃过人民的审判。受到了正义的制裁。来到后院。

本文标签:
图文阅读